《星期六》明天我不想工作,只想生活

  • A+
所属分类:诗词推荐

星期六


作者:阿方斯娜·斯托尔妮 [阿根廷]

我早早起床,光脚走过

门廊;下楼去花园里

亲吻每一株植物;

深深呼吸大地洁净的水汽,

从绊根草里蒸腾;

在绿色美人蕉环绕的泉中

沐浴。然后,湿漉漉地

梳理头发。双手浸没

双瓣茉莉的馥郁汁液。小心

精巧的鹭鸟

从我的裙摆里抢走面包屑。

然后我穿上稀薄的长衣,

比薄纱本身更加轻柔。

轻巧一跳把我的麦秸沙发

搬到门厅放好。

我的眼睛紧盯着栅栏,

紧盯着栅栏。

挂钟对我说:早晨十点钟。

里面有陶土和玻璃混合的声响:

饭厅笼在阴影里;双手揪紧

桌布。

外面,从没见过这样的太阳

照在台阶的白色大理石上。

我的眼睛继续紧盯着栅栏,

紧盯着。我在等你。

汪天艾 译

选自《我将敢于亲吻你:阿方斯娜·斯托尔妮诗选》

译林出版社


作者简介:

阿方斯娜·斯托尔妮(1892-1938),拉丁美洲最优秀的女诗人之一,与智利的米斯特拉尔、乌拉圭的阿古斯蒂妮齐名,著有诗集《甜蜜的伤害》《七井世界》《面罩和三叶草》等。


《星期六》明天我不想工作,只想生活

《星期六》

星期六和星期天,他感到甜美的生命之轻托他浮出了未来的深处。

——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每个告别工作日的时刻,都令人愉快而兴奋,不用加班,则堪称完美。比如在星期五的晚上,等待星期六的到来。

读书时,常常不记得日期,偶尔会在周六早上惊醒,看一眼日历上被圈红的“星期六”,便心满意足地舒一口气:“今天没课,太好了。”躺下继续未完的美梦,再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

工作之后,这句幸福的自我提示变为“今天不用上班,太好了。”睡足,便起床吃一份久违的周末早餐,没睡够,就继续倒在柔软的床上,不必顾虑时间。闹钟说:“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

《放牛班的春天》剧照

星期六,仿佛是自由的象征。这一天,你不属于任何人,可以短暂松开绷紧的弦,放下平日里堆积的烦恼,成为自由的自己。即使需要照管自己的居室或花园,去“亲吻每一株植物”,“把麦秸沙发搬到门厅放好”……或者会有客人来访,忙里忙外,却仍会觉得时间很宽松,很享受这样的状态。

这个值得期待的日子,平淡而悠闲,也会有一些美好的事物发生——

“外面,从没见过这样的太阳 / 照在台阶的白色大理石上。”工作日,忙碌而焦灼,顾不上去欣赏一二美景,门前的花开了,或路遇一片静谧的湖,亦无心留恋。而这些,恰逢在星期六遇到,也许会不由地自语道,“要好好生活啊。”

“我的眼睛继续紧盯着栅栏,/ 紧盯着。我在等你。”恋爱的人,在这天得以静享两个人的世界,若是恋人未满,则需要一场特别的约会。

剩下,还未拥有爱情的我们,只有自在打理好生活,顺便等待那个迟迟不来的人。

文 / 西 安

  • 我的支付宝
  • 这是我的支付宝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小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