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他,和我一样

  • A+
所属分类:诗词推荐

我希望


作者:孙霄兵

我希望:他,和我一样,

胸中有血,心头有伤。

不要什么花好月圆,

不要什么笛短萧长。

要穷,穷得像茶,

苦中一缕清香。

要傲,傲得像兰,

高挂一脸秋霜。

我们一样就敢在黑夜里,

徘徊在白色的坟场。

去聆听鹈鹕的惨笑,

追逐那飘逸的荧光。

我们一样就敢在森林里。

打下通往前程的标桩。

哪管枯枝上猿伸长臂,

何惧石丛里蛇吐绿芒。

我们一样,就敢随着大鲸,

划起一叶咿呀的扁舟,

去探索那遥远的海港,

任凭风如丧钟,雾似飞网。

我们一样,就敢在泥沼里,

种下松子要它成梁。

我们一样,就敢挽起朝晖,

踩着鲜花,走向死亡!

虽然,我只是一粒芝麻,

被风吹离了径的故乡。

远离云雀婉转的歌喉,

远别玫瑰迷人的芬芳。

我坚信,也另有一粒芝麻,

躺在风风雨雨的大地上。

我们虽未相识,但终极乐观,

因为我们顶的是同一轮太阳。

就这样,在遮天的群星里,

去寻找那粒闪烁的微光。

就这样,在蔽日的密林里,

去辨认那片模糊的叶掌……

《我希望》——他,和我一样

李继开《微光》


作者简介:

孙霄兵,学者、著名诗人。1982年毕业于北大七七级中国文学专业。文学学士、教育学博士,法学博士后。出版有诗集《微笑之境》《我希望》《鹈鹕鸟的传说》《孙霄兵古典诗词文集》,学术著作《汉语词律学》《沉郁词》。


对于“TA”,你希望什么,又坚信什么?

也许你也曾像她一样,无数次在心中构想了一个“他”的形象,并用尽所有的耐性等待他的出现。

“我希望:他,和我一样,脑中有血,心中有伤。”伤痕和苦痛让人深邃,也让彼此更加懂得。某天,你们相遇了,无需多余地寒暄,省略了所有的往事,只看一眼彼此,就相互破解了,就洞穿了彼此走过的路,受过的伤,就知道彼此站在世界的同一边。

若是有幸于千千万万人中遇见了这样一个人,就真的敢和斯人在穷得像茶的日子里,把生活过得像兰。连花好月圆都嫌多余,笛短箫长无非是锦上添花。世俗的舆论蜚短流长,总是说女子爱财,执迷于房子的大小,金钱的多少。也许只是把爱情和搭伙儿过日子混淆了。曾经,荷西对三毛说:“你是不是一定要嫁个有钱人。”三毛:“如果我不爱他,他是百万富翁我也不嫁,如果我爱他,他是千万富翁我也嫁。”荷西:“说来说去你还是要嫁有钱人。”三毛:“也有例外的时候。”荷西:“如果跟我呢?”三毛:“那只要吃得饱的钱。”荷西思索了一下:“你吃得多吗?”三毛十分小心的回答:“不多,不多,以后还可以少吃点。”

当一粒芝麻与另一粒芝麻结缘,就被一种安全感包裹,圆融于风风雨雨的大地。于是可以一起抵挡周遭云雀噪杂的喧嚣和玫瑰制造的魅惑的假象。也便有底气一起在夜里惨笑、在森林里开辟通往前程的标桩,即使深陷泥沼,也是作为整体一起沉沦,即使死亡,也是踩着鲜花的死亡。

怀着一份终极乐观去遮天的群星里寻找你的闪着微光的星吧。愿你:寻找,就找到。

文/小奇

  • 我的支付宝
  • 这是我的支付宝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小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