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门行》原文赏析

  • A+
所属分类:诗词推荐

东门行
朝代:两汉
作者:佚名
原文:
出东门,不顾归。
来入门,怅欲悲。
盎中无斗米储,还视架上无悬衣。
拔剑东门去,舍中儿母牵衣啼:
“他家但愿富贵,贱妾与君共哺糜。
上用仓浪天故,下当用此黄口儿。今非!”
“咄!行!吾去为迟!白发时下难久居。


译文
刚才出东门的时候,就不想着再回来了。
回到家进门惆怅悲愁。
米罐里没有多少粮食,回过头看衣架上没有衣服。
拔剑出东门,孩子的母亲牵着衣服哭泣说:
“别人家只希望富贵,我情愿和你吃粥。
在上有青天。在下有年幼的孩子。你现在这样做不对!”
丈夫说:“你不要管!我去了!我已走得太晚了!我已见白发脱落了,这种苦日子谁知还能够活几天?”

《东门行》原文赏析注释
⑴东门行:乐府古辞,载于《乐府诗集·相和歌辞·瑟调曲》中。东门:主人公所居之处的东城门。
⑵顾:念。不顾归,决然前往,不考虑归来不归来的问题。不归:一作“不愿归”。
⑶来入门:去而复返,回转家门。
⑷怅:惆怅失意。
⑸盎(àng):大腹小口的陶器。
⑹还视:回头看。架:衣架。
⑺“拔剑”句:主人公看到家中无衣无食,拔剑再去东门。
⑻儿母:孩子的母亲,主人公的妻子。
⑼他家:别人家。
⑽哺糜(bǔmí):吃粥。
⑾用:为了。仓浪天:即苍天、青天。仓浪,青色。
⑿黄口儿:指幼儿。
⒀今非:现在的这种冒险行为不对头。
⒁咄(duō):拒绝妻子的劝告而发出的呵叱声。
⒂行:走啦!
⒃吾去为迟:我已经去晚啦!
⒄下:脱落。这句说:我头上常脱落白发,这苦日子难以久挨下去。


赏析

这首《东门行》属于汉乐府诗的《相和歌辞·瑟调曲》。诗中描写的是一个城市下层平民在无衣无食的绝境中为极端穷困所迫不得不拔剑而起走上反抗道路的故事,是汉代乐府民歌中思想最激烈,斗争性最强的一篇作品。

《东门行》这首诗小六很早之前就拜读过了,这首诗对我触动非常大,一个被贫困逼到了无路可退的地步,为了拯救家庭决定拔剑奋力一搏。

首句“出东门,不顾归。”出了东门,再也不回来了,表明了男主人翁去“为非”的决心,但他又回到了家中,为什么回到家中呢?因为他有他的牵挂,牵挂家中的妻子儿女。所以他还是忍不住的要回家看看,可以想象他的当时心情是多么纠结的。但回到家来,家里的情况对他来说不啻于当头棒喝,打消了他所有的幻想。“来入门,怅欲悲”,一个“怅”字道出了他内心无限的悲伤,他现在清醒的认识到除了“为非”这条路,他别无他路。家里的情景坚定了他“为非”的决心,“盎中无斗米储,还视架上无悬衣。”,无衣无食,要么饿死,要么冻死,怎么都是死,只有拔剑奋起“为非”还有一线生机!这前六句写出了他为非的原因,贫穷!这使这首诗的主题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之上,就不致使人产生伦理上的厌恶之感。这便是此诗的不可动摇的美学价值。

下面,“拔剑东门去”承接上句,他毅然决然拔剑而去,此去他不是去追求富贵荣华,而是去为一家老小谋一条生路。出门前妻子对他苦苦劝阻和哀求。“ 他家但願富贵,贱妾与君共铺糜。上用仓浪天故,下当用此黄口儿。今非。”,她劝丈夫不要去“为非”,理由是她不奢求富贵,只要有碗稀粥喝就足够了。这是自欺欺人的话,作为主妇她比谁都清楚家里一粒米都没有拿什么喝稀粥呢?所以她又劝他为孩子着想,不要连累了儿女。但他这么做不就是为了儿女吗?妻子想到的是另一层:一旦事败,触犯“王法”,不但救不了一家老小,而且还会将他们投入更深的深渊。这句话对前面主人公的极度矛盾的心理作了注脚;同时前后照应,加深了此诗悲剧的内涵。主人公的行为不免饮鸩止渴,又势在不得不饮。最后妻子无可奈何地说,“今时清,不可为非。”(余冠英认为“今非”中似有脱文,应作“今时清,不可为非”)主人公这样回答他的妻子:“咄!行!我去为迟!”两个单字句,一个四字句,短促有力,声情毕肖地表现了主人公的决难回转,他是就要去拚命了。“咄”在这里是急叱之声,吆喝他的妻子走开,不要拦阻他。他说现在去已经为时太晚,并非指这次行动,而是说先前对自己的可悲处境尚不觉悟,对这世道尚缺少清醒的认识。“白发”一句,可能是汉代的俗语,意思大概如今天说的“谁知还能活几天”。表明主人公把这罪恶的人生看穿了,而不是说人的年龄。

这篇诗歌虽然采取了杂言形式,但是由于用字简练,句子长短相济,读来有顿挫流离之感。

赏析绝大多数来自百度百科,原文链接:《东门行》

小六

2016年09月22日

醉墨阁:http://www.zuimoge.com
小六原创,醉墨阁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 我的支付宝
  • 这是我的支付宝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小六